图片 1

打响婚纱礼服行业商标维权第一枪!_热点话题_资讯_全影网

潮州婚纱晚礼服行业第一次商标维权行动取得成功。

近年来,在政府的扶持下,我国动漫产业飞速发展,但盗版猖獗也随之成为困扰动漫产业发展的难题之一,根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走红神州大地的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相关衍生品的盗版者的利润竟然是正版经营商的四倍;和《喜洋洋与灰太狼》一同进入文化部国产《重点动漫产品保护名录》的《乌龙院》,全球累计销量超过3000万册的同时也被疯狂盗版,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而获得第七届广州文艺奖、发行量超800万册的漫画《爆笑校园》也深受盗版之害,其假冒图书充斥着暴力、色情、凶杀,产生了极为不良的社会影响。

2019年8月,潮州市婚纱晚礼服协会副会长单位广东佳人服饰有限公司向协会上报了苏州某婚纱店侵权仿制、销售该公司婚纱礼服事件。

专家指出,违法的动漫侵权行为在侵犯著作权,侵害动漫创作者、广大读者利益的同时,侵权者更逃避管理和税收,直接造成国家税收的损失,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秩序,同时严重影响动漫作品的授权,导致企业在衍生品市场上损失惨重,从而影响动漫企业的营收,打击其投资积极性。

协会高度重视,立即与律师团队展开调研工作,并向该侵权婚纱店寄出警告函。

动漫玩具打假,现有量刑标准偏低

10月3日,苏州侵权婚纱店下架封存了侵权商品,至此,潮州婚纱晚礼服行业第一次商标维权行动获得成功。

全国闻名的玩具之乡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面临造假困局,不少玩具作坊想方设法打听大玩具厂新玩具研发信息,甚至以培养卧底方式获取新产品模型。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部分玩具大厂不得不聘请退役侦察兵、特种兵打假,并且四处安插线人。有关人员建议立法部门考虑提高玩具知识产权侵权犯罪量刑标准,有效保护民族玩具品牌。

此次商标维权行动,是企业在协会帮助下取得的首次商标维权胜利。

▲玩具造假费尽心机

图片 1

澄海的玩具小作坊众多,几乎到了家家户户皆做玩具的境地,玩具产品的创新和创意,已成为玩具厂生存发展的命脉。不少玩具作坊的老板不惜花大价钱收买在大玩具厂打工的人,让其提供玩具图纸、模型或成品。情报到手后,作坊老板会立即依葫芦画瓢地组织生产,并迅速低价出售产品,抢占大玩具厂还未来得及推广的市场。

一方面,这维护了企业的劳动成果,有利于鼓励企业坚持走原创设计,自主品牌道路,促进潮州婚纱晚礼服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这也为其他不法商家敲响警钟,有利于规范婚纱晚礼服市场秩序,营造良好公平的营商环境,更好地维护消费者的权益。

甚至有人不顾工厂多数地方安装摄像头的情况,戴着口罩翻墙入厂盗窃玩具样品。这种情况,令工厂巡逻保安人员昼夜紧张。奥飞动漫公司是澄海玩具生产大户,也是中国自主玩具品牌的形象企业。公司饱受产品被造假仿制的困扰,同样的困境也困扰着其他玩具公司。

维权成功给协会和企业带来更大信心!

▲大玩具厂遭侵权损失严重

接下来,协会将继续加强对自主研发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现在已经有多家会员单位向协会举报部分潮州厂家的盗版侵权行为。”余会长表示:“协会下一步将联合有关部门,对潮州地区被举报的涉嫌盗版侵权的企业、工厂进行维权,并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希望各婚纱晚礼服企业、工厂以此为戒,不要主动参与盗版,也拒绝为不良商家生产盗版产品。”

澄海区检察院办案检察官提到一个例子,奥飞动漫公司的战龙四驱车玩具即将生产时,刘高峰是生产厂家的车间主管。获知战龙四驱车要问世的消息,作坊老板王某主动找到刘高峰打探信息,且要求刘高峰为他弄一个车模。该款玩具的车模还未生产,刘高峰为了私人利益,给了王老板一个叫金甲战龙的试模胶件,直接致使战龙四驱车系列产品蒙受巨大损失,造成工厂经济损失600万元以上。澄海区检察院将该案提起公诉后,2009年刘高峰被该区法院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某些玩具大厂每年生产的创新玩具达5000多种,有时一个月就有100多宗维权案件,他所在的玩具厂每年投入的各种维权经费高达1000万元。

▲检察官呼吁:提高玩具知识产权侵权犯罪量刑标准

实践中,办理此类案件有两大困难:一是地方保护意识较重,办案难以得到异地职能部门的支持。部分小作坊通过不法方式赚钱之后迅速搬迁到了外地继续生产,成为外地的支柱产业,当司法机关发现线索前去办案时,当地为了保护经济发展,不愿意配合办案。二是现有的法定量刑标准普遍偏低。实践中,对此类案件涉案人员,一般以侵犯著作权罪或侵犯商业秘密罪定罪量刑,根据刑法相关规定,有两个量刑标准: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以及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为了有效保护玩具知识产权,检察官建议立法机关考虑提高量刑标准,增强法律的威慑作用。

动漫周边产品打假

▲蓝猫品牌盗版侵权猖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