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522.com:吴哥窟之行1

在去之前,我们对small circle & grand
circle完全没有概念,从电脑上打了地图并标注一天要去的地方,吸取了前人的经验教训,没有把angkor
wat理解成small
circle。我们避开旅行团,提前按地图上的标注走完了小圈。现在想想时间还是赶得很紧,回来后发现好多攻略上没详细介绍的景观都没记住有什么特点,谁叫第一天太兴奋又没经验呢。

发表于 2004-03-05 15:46

1/26/04 年初五 今天是Small Circle,包括Angkor Wat,Srah Srang,Banteay
Kdei ,Ta Prohm,Ta Keo,以及Bayon的日落。
早上5:00就出门了,记得带上手电和外套,因为外面又黑又冷。摸黑来到看Asngkor
Wat
日出的最佳地点—吴哥窟小城北面的莲花池,那里竟已聚集了许多等待日出的游客。光线渐渐亮了起来,太阳从Angkor
Wat背后缓缓升起,将这个世界7大奇迹之一的标志性建筑戏剧性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也投影在我们眼前的莲花池中。真得是无法形容的美,只有不停地按动快门。走进吴哥窟,在清晨的阳光下,吴哥窟那种神秘的壮观和庄严简直令人无法呼吸,只能不断重复同样的动作。所以一定要记得带上充足的电池、胶卷或Memory。My
favorite
是到主塔东面或北面的石阶找一片荫凉的大石,或坐或躺,伴着微凉的晨风和早起的鸟儿,休息之余想象一下这座建于12世纪的、当地人认为是天神所赐的奇迹,如今印在柬埔寨国旗上、苏亚瓦曼2世之墓当时的样子和情境,不禁神往。下了“须弥山”,吴哥窟二层四周门廊里的超长石刻壁画也是灿烂无比,令人叹为观止,强烈推荐仔细欣赏。
需要注意的是吴哥窟的石阶又高又陡,几乎呈85度角,且只有南面的石阶有简易的扶手,上下时要小心。曾见到一群日本老太太穿着高跟鞋上下自如,真是佩服。
简单的午餐后,我们来到 Srah
Srang,这片曾经的皇家浴池已较为破败,只有三个在水里嬉戏的小孩子给这里带来了不少生气。在中午柬埔寨的几近40度的烈日下我们也无心恋战,直接走向对面的Banteay
Kdei。
这间建于12-13世纪的大型佛教寺院,给我一种苍凉的感觉。有许多的地方正在修缮中,无法进入。特别是吴哥窟式样的莲花石塔,不得不被粗钢筋所包围以免坍塌。从Banteay
Kdei西门的景色不错,在四座石塔的背衬中,一棵挺拔的大树顶天立地。而西门旁一条干涸的小河床则是上佳的取景地点。
Ta Prohm就在Benteay Kdei的旁边,两者是同一时期的建筑。Ta
Prohm是贾亚瓦曼七世为纪念其母亲而建,以其独特的丛林景观和雨季时大群栖息的鹦鹉而闻名,古墓丽影的外景就是在这里拍摄的。事实证明,Ta
Prohm是一个值得多次游览的地方,我们被蛇树(Kapok
Tree)所深深震撼,他的根茎竟能够像瀑布般从墙头一直“流到”地面,更恐怖到把整个门廊或石塔都包裹其中,可见自然法则下竞争的残酷。我真的不认为晚上有谁会敢来Ta
Prohm,树精之庙。另外,Ta Prohm的石刻和浮雕也十分精彩,值得细看。
出了“妖气甚重”的Ta Prohm,驱车往北,我们的下一站是Ta Keo。Ta
Keo是贾亚瓦曼五世于公元10世纪所建,在接近完工时由于遭到雷击,被认为是不祥之兆而被废弃,所以其没有任何石刻和修饰,是个未完成的庙宇。虽然只有一星的评级,但我个人认为值得一游,特别是其石阶的“趣味性”更甚于Angkor
Wat。 穿过古代石桥(Spean Thma)和吴哥城的东门(Victory
Gate),我们今天得最后一站是重游拜云寺。但我认为在拜云寺看日落并非是个好主意。因为Bayon不是一个制高点,其周围的丛林也完全挡住了日落的景色。于是我又去重温了一遍Bayon的石刻壁画,期待明天在这里的日出吧。
Old
Market的北京饺子馆是我们今天的晚餐地点,不贵但也不好吃,老板倒是个地道的北京人还兼厨子。

值得一提的是,在bayon看四面佛时,不知从哪蹿出来一个穿白袍子的老头,说着我们听不懂的高棉语,硬要指引我们看什么东西,许多游人也好奇地跟着我一起进了黑漆漆的石洞,看着老者在一个男性标志前拜了又拜很神圣的样子,然后给我一手电筒让我往里看什么东西,顺着他的指引来到一个护栏前,只看底下是一个很深的石洞,不知是干什么用的,只觉得很吓人,付了小费便匆匆地离去了。后来在《五月盛放》上才知道卡门也有过同样的遭遇,只不过她见的是一个穿白袍子的老婆婆。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车子渐渐停了下来,约好在angkor
wa外的停车场等我们。我们迫不及待地在angkor
wat外的验票口举起相机不停的照,以为最前面修建的桥就是攻略上提到的长桥,结果往里走才知道这只是个序幕,真正的吴哥还在后面呢。一边走一边看攻略,来到第一道大门,看见两边刻满精美壁画的长廊,想到国家地理杂志上的一幅画,一个僧侣走在夕阳斜射的长廊里,黄色的长袍随着脚步和微风轻轻的摆动着,这是多么平和、安逸、恬静的画面呀,置身在这里的人们似乎可以忘记世间的烦恼和忧愁,难怪见到从世界各地来的游客每个人的脸上都会荡漾着灿烂的微笑,虽然他们现在还很贫穷。穿过巨石搭建的石门,眼前豁然一亮,angkor
wat标置性的建筑矗立在前方,我们沿长长的石桥,静静地走着,呼吸着清晨清新的空气,太阳被厚厚地云层遮住了,但依然可以感到它当年的雄伟与神圣,于是走到长桥左手边的荷花池,拍下了初到angkor
wat的第N张照片。各地的旅行团纷纷踏置,人群渐渐多了起来,吵杂声打破了它的沉静。我们避开人群继续往里走,见到一个陡石阶,初到那里的新奇感,迫使我不停的按动相机的快门,以至回来后都不知拍了多少陡坡、门框、浮雕。自由行就是有这点好处,想爬哪爬哪,累了就席地而坐,不受时间限制。这是我们爬的第一个陡石阶,同伴在出来前没有用心做功课,不停地问这里是不是爬陡坡的那个Ta
Keo,因为倾斜角度和70度不分上下。台阶很窄,门很小,所以我们一直怀疑那时的人是不是脚很小、个很矮。撞了2次头后终于记得进门要低头了。我想这可能就是在那的几天致使本人方向感极差和算账慢的原因所在吧!

离看日落的时间还早,于是我们又返回angkor
wat发呆(那几天一有空就发呆,发得我们都有惰性了)。静静地坐在高高的石阶上,翻看着手里的攻略和明天要去景点的介绍,时而看看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赶时间的旅行团,一种由内心发出的悠然自得不言而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